西班牙语翻译 荷兰语翻译 葡萄牙语翻译 阿拉伯语翻译 波兰语翻译 意大利语翻译

西班牙语翻译 荷兰语翻译 葡萄牙语翻译 阿拉伯语翻译 波兰语翻译 意大利语翻译
 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蒙古语翻译 捷克语翻译 乌克兰语翻译 土耳其语翻译

  蒙古语翻译 捷克语翻译 乌克兰语翻译 土耳其语翻译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口译 陪同翻译 法语翻译 法文翻译

 口译 陪同翻译 法语翻译 法文翻译 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德文翻译 德语翻译 专利翻译 字幕翻译

  德文翻译 德语翻译 专利翻译 字幕翻译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 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德文翻译 德语翻译 专利翻译 字幕翻译

德文翻译德语翻译 专利翻译 字幕翻译
 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翻译英语 翻译日语 翻译英文 翻译日文

   翻译英语 翻译日语 翻译英文 翻译日文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本地化翻译 网站翻译

   本地化翻译 网站翻译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公司章程翻译

 公司章程翻译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上海翻译社 翻译社

上海翻译社 翻译社
  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

英语翻译 英文翻译

  英语翻译 英文翻译头一次接到那么大的项目,张女士很重视。但是她对道路修建等专业名词并不熟谙,于是想到委托专业翻译机构完成其中投标书技术部分的翻译工作。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整个翻译过程波折不断——
  其中最让人无法接受的,张女士付了4500元,但对方承诺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中(共16000字),有近9000字“拷贝”谷歌机器翻译;在对方表达歉意并答应限时修改的情况下,最终给出的翻译标书比要求上交的时间晚了半小时。
  迫于无奈,张女士把自己和同事连夜修改的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
  张女士找对方要说法,可对方以“没有签合同”为由,一直与张女士打太极。
  非洲方面说,“是不是发错了,这个版本完全看不懂”
  张女士法语专业毕业,从事专业翻译工作已有十年之久。主要负责文化、艺术方面翻译的她,接手了一位朋友的项目。她的朋友在上海的建筑公司工作,想要投标非洲多哥的一个道路建设项目。
  张女士负责投标书的翻译及对外接洽工作。投标书包括资质认定、商务、技术等三大部分。
  其中技术部分涉及诸多专业名词。负责的张女士决定将技术部分交由更为专业的公司进行翻译。
  7月16日,她找到对此项目信心笃定的上海天使外语翻译有限公司,委托对方将16000余字的投标技术文件翻译成法文。7月18日,对方上交第一部分6600字的中文翻译,张女士发现有多处语法错误,退还重改。7月21日,张女士将翻译文件发给非洲方面。深夜对方回复,“你是不是发错文件了,这个版本的文件完全看不懂。”
  所谓专业人士翻译,竟然大部分都来自“谷歌”
  第二天,张女士与同事两人进行“救火式修改”,并连发13封邮件给翻译公司,指出对方翻译错误并要求对方配合修改,始终未得到对方回复。
  当天下午6点半,张女士比对发现,对方承诺全专业人员翻译的文字,竟然绝大部分都来自谷歌机器翻译,以致文本根本读不通,随即致电对方客服。
  对方回复邮件,承认错误,并与张女士约定在7月23日上午10点(投标文件交给非洲方面的最后期限)前,将修改版本交给她。10点,未收到对方修改版本的张女士,被迫将自行修改版本发给非洲方面。半个小时后,对方修改版本姗姗来迟。经张女士检查,修改版本仅仅修改了一部分……
  几天后,张女士得知朋友投标失败,尽管对方没有过多责怪自己,但是张女士清楚,“不靠谱”的翻译,给非洲方面留下了极差的印象。这让她十分过意不去。
  机器翻译是允许的,普通翻译达不到精译标准
  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张女士不断发邮件与对方交涉,“7月23日当天,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,表示愿意退还部分款项,但后来公司又不承认此说法,工作人员给的回复都是‘我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’。”
  8月9日,忍无可忍的张女士提出以支付金额4500元为标准,“退一赔二”,要求对方支付1万余元作为赔偿。该要求得到了张经理“请提供相关合同、证据,国家条款”的邮件回复。
 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与张女士联系的业务部张经理。张经